限薪令背后:众多明星新戏停滞 主旋律未受影响

发布时间:2018-08-31 11:03:52

限薪令背后:众多明星新戏停滞 主旋律未受影响

  先是崔永元曝出“阴阳合同”,紧接着国家拟将明星工作室的税收政策由核定征税改为查账征税,最后几大视频网站和一些业内领头制作公司联合发布限制“天价片酬”的声明。

  “声明”一出,网传不少明星开始自降片酬,虽然这些消息没有得到官方认证,但在采访的几个制片人、编剧来看,此次对“天价片酬”的整治,力度前所未有,变化也在悄悄发生:投资人不敢投大剧,演员不敢轻易签约,还有不少演员受上述几个事件的影响,新戏暂停。

  但更多的是,很多人持观望态度,等着第一个“触碰红线”的人,看他会有什么结果,而这个结果势必对未来产生指引。

  在几大视频网站与领头制作公司的联合声明中,对演员的片酬做了明确规定: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(含税)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,其总片酬(含税)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。

  如被称为“霸道总裁专业户”的某港台演员将8000万片酬自降到2000万;

  还有某流量小生最近与综艺节目产生嫌隙,传闻也是受限制“天价片酬”的影响。原本该小生与节目组签订了全季12期的合约,“声明”要求明星片酬不能那么高之后,节目组只好跟小生重新签约。因为要重新签约,加之小生感觉节目前期反响不那么好,就不愿意签那么多期了,节目组有苦说不出。

  不管明星们最终是否会自降片酬,毋庸置疑的是,近半年来的影视圈的几个大动作都多多少少影响到了他们,记者采访了业内几位制片人和编剧,他们透露受以上几个事件的影响,有不少演员的新戏都出了问题:如最近出现在某个讲述独居男艺人日常生活的综艺节目里的小鲜肉,他的一部都市戏黄了;某国民型叔后面有个戏也出了问题;还有某国民喜剧大咖的电影也暂停了。

  一位最近正在筹备新戏的制片人有点无奈的表示:“目前我手上的戏也有所停滞,不是制片方的停滞,而是演员现在不敢随便签约。”还有的戏本来已经跟艺人走完合同了,却因为艺人工作室临时注销,需要重新签订合同,推迟了开机。

  整治“天价片酬”,有人认为明星是最大“受害者”,编剧余飞却有不同看法,他认为,明星的价值应与制作费相匹配,“如果一个戏只投资了1.5亿,你就拿走1亿片酬,5000万怎么匹配你这个明星的价值?拍出来的东西抠图,黑乎乎的连灯都没有,最后收获差评的还是演员。”“声明”希望把更多钱花费在制作上,这个是有道理的,对行业良性发展有利。

  “天价片酬”牵制着演员的新戏进度,税收制度的改革则触及了影视公司的命门。在这场来势汹汹的行业地震面前,不少制作公司已经完成或正在进行中的项目都多多少少受到了影响。

  《爵迹2》在临上映前一个多月时突然宣布撤档,官方解释是因制作问题,有知情人却透露原因不止如此;至于很多人都在关注的《巴清传》,更是命运坎坷,分别受男女主角事件的影响,“广告商已经撤资,卫视那边或许也要退片,”这个消息得到某制片人证实,他说:“大概率是上不了了。”

  而另一部大制作《如懿传》,如今也备受关注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周迅参演《如懿传》拿走5350万片酬,霍建华拿走5071.7万片酬,这部剧在演员片酬方面显然不符合“声明”要求。

  但编剧余飞认为:“不能用新规定要求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,这是一个比较良性的做法,也是对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度的考验。投资近3亿的《如懿传》兜兜转转,最终还是走了网播。”

  某制片人则认为:“目前对后面的大戏肯定会有影响,就看合同怎么签了,毕竟网站收购价格更新后会有影响。我现在有个剧在发行阶段,也略微受到影响。”

  相比由大IP+流量演员组成的大投资剧,一些“低成本”的影视剧,却能在这场风暴中安然度过。

  究其原因可知,很多大投资剧都是玄幻剧、古装剧、偶像剧,玄幻剧后期特效花费巨大,古装剧服化道不便宜,偶像剧如今流行在国外取景,加之这三类剧基本都是请流量演员担纲主演,投资动辄三四亿,很容易在税制改革、整治天价片酬的过程中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  相反,一些低成本的剧,常见于生活剧、主旋律剧,它们大多都是国内实景拍摄,请实力派演员参演,制作费很少上亿,演员片酬也从未听说过有天价。

  比如曾经火爆一时的《人民的名义》,该剧获得豆瓣8.7分的高评,创下近10年来国产电视剧的收视最高记录,就这样一部爆款剧,谁知总制作费仅1.2亿,剧中80多位脸熟的实力派演员,总片酬加起来仅仅只有4800万。

  一位专注于做主旋律电视剧的导演就透露,他拍摄的主旋律电视剧投资金额一般都在5千万左右,演员片酬最多也就是三分之一的比例,没有流量明星,也不存在“天价片酬”一说,所以没受到什么影响。

  据悉,那些受影响的大投资剧,很大的原因在于演员片酬一开始定的太高,所以很多超过“声明”所规定片酬范围的戏都不敢动。

  当然,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,一位业内资深宣传就戏谑的算了一笔账:一部戏原本投资2亿,原本主要演员片酬拿1亿,现在演员片酬假装降到1千万,制片方就可以把投资调到1.1亿,另外那9000万不能说的片酬,就私下以其他方式给。但是,在“敏感时期”,谁也不会傻到去做那个“出头鸟”。

  还有一些在“声明”之前已开机的项目,因为平台限价,原有演员合约价格偏高,不少制片方通过降低利润,来发行自己的剧。有的项目,随着税收制度的改革,要按照新的税点付费,这对于制片方或演员来说,就是一场“话语权”的较量,但在明星被称为“稀缺资源”的当下,最终受伤害的大多都是制片方:

  如果话语权在制片方这边,演员很可能会要求重新签约或直接毁约,这会导致项目停滞,损失以天计算;如果话语权在演员这里,制片方承担损失,这势必增加制作成本。

  当然,所有的停滞都只是暂时的,编剧汪海林表示:“现在是一个观望期,大家都在看,如果有人违反了‘通知’或‘声明’之后,会有什么样的惩罚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参照。”不过,可以看出,主管部门这次真正下了决心,平台和制作公司也都感受到了这个氛围,“我认为明目张胆给高片酬的情况不会再有了。”

  不排除有些人会以其他方式获得高片酬,“明星公司财务方面会有很多方式处理这些账,比如说他自己公司投资,他不拿钱也行,或者通过其他渠道获得这个收入,” 编剧余飞说,“但总的来说,‘声明’有这个舆论影响,还是比较积极的事情。”

  尽管依然有人对整治“天价片酬”的政策落实情况持怀疑态度,但在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来看,他们基本上还是持乐观态度的。

  汪海林直言:“我个人认为这跟以前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况完全不一样,这次是动线月初就曾有消息称,全国的明星工作室的税收政策将由核定征税改为查账征税,体现在数据方面,即其税率将从6%左右增加到42%,且需按照新税制一次性补缴6个月的税款。单就这一项,势必会淘汰很多影视公司。

  “全国好像有近2万家影视公司,我觉得确实太多了,”编剧余飞说,“好的制作班子全国没有那么多,好的编剧也就那么几十个,几万个公司每年哪怕只拍一部戏,就有好几万部戏,电视台和平台根本消化不了,这是对资源的一种浪费。单就现在全国每年制作出来的网剧加起来就有几万集,别说缩小10倍了,缩小一半就行,那样很多人有三分之二的工作就可以放下了,这样的话,大家才会集中力量去做真正值得做的事情。”

  此说法得到G姓导演的赞同:“戏少了,明星竞争就大了,片酬自然会降,况且‘声明’‘通知’在前,钱降不下来,谁也不敢乱用。”可见,此次税收制度的整改,不失为一次优胜劣汰的过程,“行业里顶级的、比较优质的从业者,他永远都有事做。”

  在讨论“天价片酬”明星的同时,几位业内人士不忘肯定真正的演员,在他们看来,不管是哪个行业,真正的优秀者,他们的价值可以与“天价”相匹配,因为他们是稀缺资源,所以必须得贵。

  反观如今影视圈所谓的“天价片酬”演员,大多是价值与价位不相匹配,“他们是被资本炒作起来的,与假收视率、假人气、假点击率狼狈为奸,共同营造出虚假繁荣。从数据平台、内容制作、发行、营销,到演员经纪,都变成了一个内部循环,这样势必产生腐败,想要让这个行业真正有所改变,需要将这些东西切割开来。”

  所以说,如今的整治“天价片酬”,调整税收政策,仅仅只是一个开始,要想让这个行业真正回归内容,未来任重道远。